人生“正确”的道路?

原文刊登于人人网 2013-11-17  转载于杭州网 转载链接

 

斯坦福不快乐。


什么是斯坦福典型的成功的学生?
对于本科的学生来说,大一开始找实习,大二,大三暑假都去实习,大四的时候工作拿到手。非理工科或者商类的要进入McKinsey, JP Morgan, Goldman Sachs;工科的要进入Google, Facebook, promising startups, or found a startup.


作为非斯坦福本科的学生,我羡慕着这里的本科生优越的条件和勤奋,但是其实他们也会经常头痛很多事情。有一个最著名的显现叫做“鸭子症状“,描述的就是斯坦福的学生们。表面上看上去恬淡悠闲,但是水下面脚却奋力的划水。身在加州,阳光充足,大家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快乐,你就算压力再大,也应该看上去很快乐很轻松的样子。但是背地里,不知道要吞多少苦水,流出多少汗,才能在这样看似风平浪静的激烈竞争中得以一席之地。举个例子,去年期末期间,学校特地发出一封email说,期末期间请大家注意休息,如果有心理问题请即时去看校医。听说,前年期末期间有学生自杀了,这封信的样子是告诉同学们,“不要太玩命,保重健康,p.s.死人的话学校又要上头条了。” 斯坦福汇集了世界各地的精英,所以上课的时候,一方面你在和一群聪明的人相互学习,另一方面,你是和这样玩命来的完美主义者们在竞争。


我经常会被斯坦福本科生们惊讶到。他们在18,19岁的时候就已经对社交轻车熟路,各种学术成就一箩筐。想想18岁时候的我,光是个全班的演讲就害羞的不得了。同时又觉得,也许他们从小就经历了太多,所以成长的自然也是很快的,就仿佛正常情况下30年的经历压缩在他们18年的生活之中,有如今的成长是理所当然的。同时斯坦福是一个充满着各种机遇的地方,名人出入,被全世界的高度关注着,有着这样精英的环境和机会,他们应该会变得更加厉害吧!当我一直持有着,斯坦福本科学生是开外挂变无敌的想法的时侯,我们的一个小作业让我意识到,光鲜的背后很多学生的挣扎和迷茫。


我们做了一个叫做 the Art and Science of Happiness的workshop,这个workshop是一个为了改进斯坦福在2020年的一个实验。 我们针对刚刚进入斯坦福的大一学生,希望通过workshop可以帮助他们了解更多关于快乐的知识。最开始的时候让他们填写一个问卷。问卷包括了这么几个问题:你觉得你现在在长大么(更多指的是思想程度上的)?你怎么定义失败?评价你现在的快乐程度?有5名学生参与了这个小小的实验。这短短的调查得来的结果却是发人深省的。一个学生说,在斯坦福,身边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了,每一周就好像是模糊的一样,我根本没有时间来察觉到我的成长;我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强加在我身上的,变化太快;我觉得自我反省的时间是没有效率的;我觉得失败就是错过各种机会;我觉得需要有人来指导我,来告诉我那个正确的道路。

正确的道路?
哪个正确的道路?
有正确的道路存在么?

当我看到这句所谓的正确的道路的时候,突然觉得是不是在这样的环境里,这些18岁甚至更小的他们感觉到一种被淹没的失控感和不安全感。一个大二的学生告诉我,这些被Admisison office引以自豪的“绝对正确的选择”的学生们,曾经在自己的世界里都是引以自豪的明星,披荆斩棘,层层锻炼,走到如今这一步。他们曾经憧憬的都是,“来到了斯坦福,我的生活会变得很美好,” 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他们发现,原来来到斯坦福,还要继续努力,而且可能还是比原来更努力,才能保持自己的优雅美好的形象。但是现在不同与以前了,已经运用了“成功公式”(好成绩+课外活动+各种经历=名校)来到了这个所谓的乐园,他们下一步走向哪里却要靠自己来探索。斯坦福一切都进行的太快了,quarter制的学期让知识和压力来的一同加速。一旦有一小会儿不学习就会觉得很有罪恶感焦虑不安,同时就会想到,自己的其他同学正在图书馆努力,但是自己却在这里没有效率的“浪费时间”。我和几个本科生聊过天,很多学生还在为自己的专业而纠结不清。一位已经定了专业的学生说,当初和自己一起来的很多人顺从了斯坦福的主流而学了计算机,但是她不觉得他们中的一些人真正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而是rush了这个决定而已。就像前面描述的,很多人踏上了前面所说到的典型的成功学生的道路。但是,这个是那个传说中的正确的道路么?

 

想到我自己以及身边朋友的经历。当我们还懵懂的时候,家长,老师,整个社会都在不断的告诉我们,成绩好,就有个光明的前途,考上个好大学,就是人生的赢家。于是无知的我们奋发的读书,多少个夜晚灯烛下我们趴在书桌上就是为了那么几分。当我们辛辛苦苦的完成了学业,成功的攻下了名牌大学的时候,当我们踏进校门的一瞬间,我们却迷茫了。如果说上大学是我们这18年以来的人生目标,那么在这一刻,我们终于实现了!欢呼雀跃,彻夜狂欢后剩下的却是苍白的空白。我们已经走到了这里,然后呢?是啊,然后呢?我们获得了18年的协助和指引在一瞬间不见了,我们迷茫了。我们不知所措,我们左顾右看,我们...开始重新追寻起别人口中的金科玉律。为了出国读书的同学开始刷GPA,准备研究,套磁拉关系,做各种实习来填充自己的简历;为了找工作的同学早早的在大一就开始踏出校园寻找经历;认为大学应该享受美好青春的同学在这段时间里尝尽青春的滋味,恋爱,娱乐。不管怎么样,我们完成了一个目标又一个目标。然而一个目标的终结预示着下一个的开始,我们始终在为了自己的“将来”忙碌着。。。直到有一个时间,我们突然发现,自己的目标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考学,找工作。。。也许,也许,下一个是结婚?然后是生孩子?但是,我们的内心深处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你,好像人生少了点什么?我们一直追寻着的“正确”的道路走到现在,为什么会突然困惑了?


追寻着这个问题,我们不断的去问“为什么“,希望能发现一些什么。为什么学生们会觉得自我反省的时间是没有效率的?为什么学生们会觉得失败是错过各种机会?为什么他们希望别人告诉自己正确的路是什么?为什么他们并没有那么快乐?

 

1. 习惯优秀的代价—沉陷在游戏规则里 


相信很多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们都有这样的一种感觉,我不知道我什么要这么努力去完成这件事件,我只是习惯于这样做而已。从小到大的他们在这样的社会公认的价值体系中长大,知道什么事情是会被人高度认可的,什么事情是对自己有绝对优势的,于是要尽自己的努力去做到那些事情而被认可。比如,考试好的话老师认为你是好学生,所有的奖励机会都留给你。久而久之,不少学生会被这样的“被认可”而束缚住——什么是被社会大众认可的,我便去做什么事情,但是这些事情也许并不是最合适他们的。虽然不少学生懂得,“先遵守游戏规则,再另造一番天地,” 但是要始终清楚他人的游戏规则始终不是自己人生的游戏规则,自己的真正的人生游戏规则和价值准则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


2. 安全的追寻—人性最基本的需求 


心理学里面有讲到过婴儿和母亲的关系对孩子未来成长的影响。里面有一种叫做Secure attachment安全依附。大概的意思是说,小孩子们在陌生的环境中,当妈妈在身边的时候可以自己的探索环境和陌生人互动,当妈妈离开时可能会哭泣难过,当妈妈回来时,小孩儿会很快的靠近妈妈寻求安抚。其实当人长大了,这些需求也是在那里的,不过变得并没有那么明显罢了。人总是想去寻找自己的安全港湾,然后才能有勇气去探寻这个未知的世界,因为你清楚的知道如果探索的路上跌倒了,有人会扶你起来;你冷了会有人来温暖你;你失败了有人会鼓励你重新起航。如果有着这安全的地方让你栖息,外面的狂风暴雨也不在是什么恶魔怪兽,望而却步。
学生,也是一样的。当我跟我的同学聊的时候,她说,那当然要先找工作了,先解决温饱问题再说其他的呀;当我跟别人聊的时候又有人说,不断追求自己喜欢的事情,你的温饱自然会得到解决。对于前者来说,也许工作就是自己的安全港湾,是第一个目标,有了这个基石才可以去考虑其他的事情;对于后者来说,也许自己身边的亲人家人是自己的安全港湾,于是解决温饱早已不是目标了,而真正的目标是追求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到底什么东西可以给自己那种最基本的安全感,是需要花时间去思考和辨别的。当你明确的找到那份安全的时候,你给予了自己自信心以及更大的世界去放手一搏。 


3. 生命的厚度—充盈起人生的平衡 


“Complexity复杂”这个词在心理学里用来形容人生,不是代表人生混乱不堪错综复杂,而是讲述人生的厚度——什么对你最重要。作为学生的我们,也许目前的任务就是学习和找工作。一旦有一个发展的不顺利,不如没有考好,我们会觉得我们的人生好糟糕,“天呐,我的前途完蛋了。” 但是,如果我们重视的事情多了起来,不仅仅是学习,还有身边人的健康,和周围同学的友谊,自己兴趣的发展,多线并行,那么一条线也许发展不顺利,我们至少很清楚,我们的生活依然很美好,因为身边的人都很健康,和同学在一起也很快乐,自己的兴趣也在成长中,这一点点小事儿没有做好再次来过就好了,“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侠请重新来过。” 我们的情绪心情会更加的稳定,从而看待很多问题也会更加的积极乐观,不会轻易被打倒。

 

4. 找到存在的意义—几辈子的事业 


Positive psychology里面提到过如何获得快乐。如果你有100块钱,你会用它来做什么呢?实验证明,把它花在买体验的事情上会比花在买一个东西上产生更多的快乐,花在别人身上会比花在自己身上更开心。人们喜欢追求“意义“,也许给别人花钱产生的意义所产生的正能量更多吧。对于18, 20岁的学生来说,大学这段时间是要来发现我们的长远的人生目标的。我们的目标不应该是5年就可以实现的,比如职位上升3级,而应该是更长远,值得我们花几辈子来慢慢实现的。当我们目望远方,一步步的走向那里的时候,我们清楚的明白每一步都是踏实的,心安理得,不再恐慌担心迷茫。


我听一个老师说,她的一名学生曾经花了一段看似“没有效率”的时间来反思自己,来放慢脚步,但是当她想清楚自己想做什么的时候,她如同弓箭一般的将自己的行动指向自己的目标,结果她说,自己那段看似没有用的时间却是起到了“加速”的作用。说到底,快乐不快乐,幸不幸福,满意不满意,还是要我们自己来追求的。学生时代,我们经历如此大个一个转变,从被家长老师社会指引到自己探寻前方不清晰的路。我们会恐慌会不安会害怕,但是当我们重整旗鼓看清自己的时候,我们会勇敢的拥抱自己的世界,走自己的正确的路。

设计未来教育:带你探索斯坦福大学非凡的教育创新

原文刊登于《大学生》杂志 腾讯教育 2016-01-05

 

 

1.png

只有不断的创新,才能适应这不断变化的世界。 

作为一所世界闻名的百年名校,斯坦福大学更是不断在探索未来学习的形态和自己未来的方向。 

 

缘起@Stanford

而这一切的缘起,是因为在线学习的迅猛来袭。在2012年4月的时候,也是我即将来到斯坦福读书的时候,Coursera一个免费提供世界名校课程的初创公司诞生了。

Coursera是由斯坦福的两名CS教授Daphne Koller和Andrew Ng创办的。创办的初期,Daphne在TED Talk上表示为了应对居高不下的教育花费和对好内容的广大的需求,“So we formed Coursera whose goal is to take the best courses from the best instructors at the best universities and provided it to everyone around the world for free(我们创立了Coursera,她的使命是把来自于最顶尖大学的最顶尖老师的最好的课程,提供给全世界,免费)。

Coursera带动了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的迅猛发展期,仿佛一瞬间世界上最好的内容学习都免费公开了!

试想一下,在这个星移斗转变化莫测的时代里,你作为一个还在收着不菲学费的学校,在即将到来的“教育新时代”里又该何去何从?

作为斯坦福教育学院Learning, Design, and Technology教育科技项目的学生,我是目睹了、经历了整个斯坦福、硅谷MOOC的潮起潮落。任何时候,当一个新生事物出现的时候,大家最开始都是雾里看花,多一些感性的冲动,又少一些理性的分析。所以斯坦福著名的创新学院d.school决定对未来教育形态的探索,并且重新思考一下:何为“学校”?何为“学校的使命”?何为“校园”?于是,应运而生,d.school开启了长达一年的探索学习课程,这门课叫做@Stanford/Stanford 2025 Project。

 

 斯坦福曾经的Meyer Library,如今已被拆除

斯坦福曾经的Meyer Library,如今已被拆除

 

探索@Stanford

@Stanford可以说是一门超重量级的课程。IDEO和d.school的创始人David Kelley和Mohr Davidow Ventures基金的合伙人Jon Feiber,还有d.school的大量老师来带领@Stanford这门对斯坦福未来的探索课,大胆设想2025年时候的斯坦福。

d.school最著名的就是Design Thinking这套理论,说是理论,不如说是“以人为本”的灵魂和一些对未知、不确定情况的分析研究方法,共是5个步骤:Empathize, Define, Ideate, Prototype, and Test/共感,定义,灵思,原型,测试。

作为d.school经验丰富的学生,我认为@Stanford这门长达一年的课是有史以来最重视的一个,因为我们一共花了整整一个学期来完成Empahtize/共感这第一步。

对探索过程的注重自然能换来来过程所能给予的:我们从讨论到采访,从采访到深入讨论,从个人思考到集体交流;最开始我们集中在斯坦福校园内,见到同学就上前询问他们为何喜欢斯坦福,到后来打电话给Google的HR询问他们喜欢录用什么样的人才,再到远飞东岸纽约,路头采访Time Square时代广场上吹萨克斯的卖艺大叔,在星巴克里买咖啡时偶遇的法学院学生,参观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总部和记者进行交流,还有就是围追堵截百老汇演出结束后出来的演员们……

我们和众多上学中的、上过学的、和学校有着直接关系的人、和学校没有什么关系纯粹靠个人才能生活的各式各样的人进行了关于学校、以及学校以外更广泛的交流。

 参观纽约的美术学院学生的毕业展

参观纽约的美术学院学生的毕业展

 等待Broadway百老汇演员离场

等待Broadway百老汇演员离场

在过程中,我们渐渐认识到,其实大家对大学的需求远远不是几节课的事情,是校园承载了更多更深层次人的意义—所以互联网的线上虚拟学习和实体的线下校园完全不仅不是冲突的关系,反而可以很好的互补!建立在这个理解之上,我们更深层次的了解到大学最重要的是提供非凡的体验,供这里的一群人一起学习、一起经历,和一起成长。 

那么这个问题变成了,我们怎么设计斯坦福的整体体验才能更好的满足未来学生的需求呢?于是我们从专业知识Expertise、空间 Campus space、认证 Accreditation、成熟 Coming to age、未来图书馆 Future library、Residential Education 住民教育等等小主题进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和畅想。我们小组的主题是Residential Education 住民教育和成熟 Coming to age所交汇的"Reimaging the future of learning/living on campus/再畅想未来校园的生活学习体验”。

试想17、18岁的学生刚来到学校,青涩懵懂,对人生充满兴奋和幻想,但也不乏迷。在每日的学习奔波中很容易焦躁,但又害怕自己的压力导致一些不可预知的后果,所以为什么不在宿舍/校园里给学生一块安全之地,他们可以放松下来,在有人辅助的情况下细细的考虑方向呢?我们对这样的空间的色彩、光线、温度、声音、装饰、空气流通、以及小动物都进行了设计,并配合“Meditation冥想”这样的引导性自我反思活动来帮助学生进入自己的内心世界。

 游牧宿舍的原型尝试

游牧宿舍的原型尝试

 

同时我们也尝试了“游牧宿舍”的想法,未来的学校我们的宿舍都是可以自己随便到处居住的,想必这样的变化也会让我们对学习和生活有着不一样的看法。

为了试验,我们在斯坦福校园里一个干枯的Lake Lagunita边缘搭建了帐篷、租好了睡袋,在一个火堆前取暖。说做一些什么事情,于是7个人在半夜时分在干枯的草上铺上了垫子摆成一个圈,纷纷仰望星空,倾听宇宙的声音。漫漫黑夜吞噬不了闪闪星河,刺骨的寒风也抵挡不出倾吐内心的热情。我们一个人一个人的表露心声,分享着“我最害怕的是……”“我最希望……”,当一个人说完的时候,其它所有人说,“我听到了,谢谢分享”。

在这样一个悬空的世界里,并没有太多刻意布置、却有着最真诚的对白。也许事后参加的每一个人在心底都会有那么一个暖暖的符号,而这难道不是学校能给予每个学生最宝贵的财富之一吗?

 夜空中斯坦福校园和我们的帐篷

夜空中斯坦福校园和我们的帐篷

 

汇总@Stanford

以上仅仅是我们一组的探索,当老师们把所有的研究、记录、思考汇总的时候,我们便有了下面的这四个大的主题。分别是: 

1. 开环大学 Open Loop University - 大学不再是固定连续的4年,而是一生中任何时间加起来的6年,可以随时离开可以随时回来;同时有有经验成功的校友在帮助和指引刚刚走上职场的新人。“Now Stnaford isn’t just a time in your life, it’s a life time” 所以斯坦福不再是人生中的一小段时间,而是伴随你一生。 

  开环大学的曾经vs.现在 

开环大学的曾经vs.现在 

 

学生在刚刚成年的时候就要接受四年的大学教育 vs. 学生一生中都充盈着学习机会

  • 18-22岁的四年时光 vs. 一生中的任何6年时光
  • 正式学习只发生在教室里 vs. 知识来自于教室和实践
  • 毕业后就很难再接触到学术环境 vs. 有经验的成年人可以重返校园改变职业
  • 学生18岁以前就要证明自己有能力 vs. 学生来自各个年龄层
  • 校友仅仅是特定活动偶尔回来 vs. 作为专家返校的校友助推学习体验、增添校园生活
 不是所有的牛油果8天内就成熟,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在18岁的时候准备去上大学呢?——开环大学概念海报

不是所有的牛油果8天内就成熟,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在18岁的时候准备去上大学呢?——开环大学概念海报

2. 自适应教育 Paced Education - 学习不再是工业革命思路下的按部就班的大一、大二……而是根据每个人的喜好,进行三个6-18个月阶段的学习"Calibration, Elevate, Activate/精确衡量,提升,启动”。在精确衡量阶段学生要完成两件事情:大范围的尝试小而美的课程,发现自己的兴趣;观察自己是如何学习的;在提升阶段精准一件事情深挖;在启动阶段要步入实际考验。 

  自适应教育曾经vs.现在 

自适应教育曾经vs.现在 

 

结构化的、固定学期制的四年学习 vs. 个性化的、自适应的可调控的三个学习阶段

  • 四年时光,大一-大四 vs. 6年时光,三个阶段:精确衡量、提升和启动
  • 先入为主有明确划分的教学空间 vs. 学生教授一起创建的新型互动学习空间
  • 长度为10周的课程标准 vs. 专为精确衡量提供的小而美体验课

同时学生要找到自己的“个人导师团”-比如有人启发学术研究,有人指导职业发展,心灵导师等等。 

3. Axis Flip 翻转构建-斯坦福将技能学习翻转成了基础。大学将不再会按照具体的学科来构建楼房空间,而是会按照具体技能来构建学习中心 Teaching hubs,比如科学分析、定量逻辑、社会化学习、审美阐释、创造性自信心、交流效果。不同背景的老师、学者来到学习中心,进行跨领域的合作和教学。于此同时,学生们的简历也会发生变化,不再是他们曾经做过什么,而是展示出他们的技能点。 

  翻转构建曾经vs.现在 

翻转构建曾经vs.现在 

 

一个学科里的知识学习是毕业第一标准,技能培养是第二位的 vs. 技能学习为基础

  • 本科教育是由学科主题组织的 vs. 本科教育中的技能学习转变为基础
  • 学校是由固定学科系组织的 vs. 由院长组织的能力学习中心构成
  • 简历和成绩单是来展示聪颖程度 vs. “技能打印”交流更多的能力和潜力

 

4. Purpose Learning 目的性学习-学生将在线学习基本知识,然后从具有挑战性的实际项目中学习更多。要想从斯坦福毕业不仅仅有学术标准,会哪些知识、技能,还有“影响力”要求。斯坦福将在世界各地建立全球影响力实验室,从而学生、教授、和当地人可以联手去合作挑战难题。”Purpose learning requires students to gain mastery with meaning, and from that point on, Stanford students were known for declaring missions, not majors.” 目的性学习需要学生不仅仅精通知识技能,还要有意义,之后,斯坦福的学生将以发起挑战任务为首,而不是仅仅选择自己的专业。 

  目的性学习曾经vs.现在 

目的性学习曾经vs.现在 

 

学生选择专业后,将自己的学习局限在具体的要求标准上 vs. 学生以想做的项目为首,将自己的学习融合进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去

  • 学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选择自己的专业 vs. 学生通过学习和做项目来实现意义和影响
  • 很多校友在从事和自己专业无关的工作 vs. 校友选择一个任务来指导自己的职业发展
  • 学生在人生比较后期才开始从事社会工作 vs. 全球影响力实验室将提供科研和实际结合的平台

 

总结@Stanford

Stanford 2025这个项目和@Stanford的课程学习让同样作为学生的我思考了更多关于教育方面的创新,以上的总结更是思考结果的结晶。而然,创新和改变是需要时间和过程的,也许这可以是Stanford 2025,也可能是Stanford 2100, 然而是否一定要变成这个样子,并不重要。Funture is reinventing itself 未来在创造未来,而我们需要的则是对这个时代的思考,对这个时代价值的理解,和对人本身的关怀。只要加上一点点想象力、自信心、审美和专业的态度,我们则可以通过教育为未来的自己带来无价的幸福、美丽和希望。 

文章原载于《大学生》,部分图片来自于:http://www.stanford2025.com

创客教育=未来学习模式?

腾讯教育 2015-04-07 发表链接

 

 

   
  
 
  
    
  
 Normal 
 0 
 
 
 
 10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font-family:"Cambria",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mbria;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mbria;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ont-kerning:1.0pt;}
 
  SXSW教育大会现场   坐标@Austin Texas Convention Center, Hilton, JW Marriott

SXSW教育大会现场   坐标@Austin Texas Convention Center, Hilton, JW Marriott

借着之前3.9-3.12号在美国德州奥斯丁举办的SXSW教育大会,我们来小谈一下未来学习模式,以及“STEAM”, “Maker创客创客”教育。本届大会上,DIY,创客教育占了很大的比重,而且每场活动讲座都相对爆满,可见教师们的兴趣和热情,以及在美国教育界流行开来的新趋势。

1. 学习回归其自然性

为什么提倡“创客”教育?我认为这是一个回归了最原始人类边玩儿边学 Play & Learn 的学习体验, 融合了: 学习动机”,“学习情景”,“有关知识点”,“团队协作”,“及时反馈”,“失败乃成功之母”等教学原理于一体的学习形式。学习者可以充满动力的去发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新技能Creativity创造力get√。美国未来教育的定位在于创造力,微观上帮助学生实现自我,宏观上是美国未来的经济支柱,所以对于创造力的培养是空前的。

从学习者的角度来观察,传统教育有什么问题呢?例如把一定的知识点按照时间分布在不同的年龄段去学习,从学习者的角度,来讲这样的学习不是被动化且无任何动机逻辑性的吗?举个简单的例子:我给一个美国小学3年级的学生出了一道稍微难点的题,她立刻说,“哦我还没有学到4年级,所以不会。”她说的很理直气壮,然后就玩儿别的去了。我听着觉得‘嗯,有道理’,不过:知识点好像宇宙里的星星彼此相互辉映,学习本身就是一个自发探索“采星星”的过程。“我不是四年级所以不会,而且现在不需要学。”这样主动放弃发掘的想法实在让人感到不安—是埋下了一颗对学习过程错误认识的种子?还是浇灭了潜在的兴趣?

MAKER/STEAM教育就是把学习的过程重组,赋予强烈的目的性和情景性。因为我们感兴趣事物>>>我们要学会X,Y,Z>>>尝试,失败,失败,不怕,再来>>>目的达成>>>欢呼总结。在这个自发“采星星”过程中知识点、工具,很自然的被学会和使用,是一个很淡定的自然学习态。认知心理学里强调“打开方式”的重要性,成功的学习法里也强调知识点的“转移”(Transferring),所以合适的目的与场景配合会给学习效果大大加分。在教室里研究一个没有摩擦的小木块怎么转移到生活中呢?相比,家长们厌恶的模拟医院、过山车大亨等模拟游戏也许可以转移的更多。

 利用Littlebits制作一个光敏信号接收器

利用Littlebits制作一个光敏信号接收器

SXSW大会中,老师们自己也尝试了一把动手学习。如图2,老师们需要用一些电子零件制作一个光敏的信号接收器,拿手电照的时候可以有效的捕捉到光源。这个开放式的简单的项目里涉及到了基本的电路、材料选择、稳定性设计、捕捉有效度等多层次综合学习体验。可以想象,如果有合适的指导和支持,学生们不仅可以做出光敏信号接收器,也可以做出光敏窗帘、声控台灯,并且直接应用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在这个过程中,学生会自己选择采哪个星星,老师则是提供“挖掘机”和“大师球”等工具来辅助。学习角色的重新分配也将带来新的学习体验。

 

2. 学习的跨界多样性

图4, 我最早接触到“Make a Chair,做一个椅子”,是大学的时候。学工业设计专业的闺密的第一个作业就是做一把椅子。后来在斯坦福更是发现了,”做一辆自行车” “做一个银戒指”,”做一个带花纹的切菜板”等匪夷所思的彪悍课程。学工业设计的同学多半觉得很正常,但是我仿佛顿悟了什么:生活处处皆学习。SXSW大会时放映的一个电影更是讲了一帮学生如何给自己家养的鸡设计现代化鸡笼。鸡笼?如果让你来设计个鸡笼你会怎么做?如果让你帮助自己的孩子设计一个鸡笼你又会怎么做呢?年龄的增长和”正规”教育的浸染,让我们的好奇心越来越少,可以学习的范围越来越小;但是孩子们不一样,他们有着无穷的好奇心,也许一个小的尝试就可以改变他们的一生。

 导电面团,结合生活的学习

导电面团,结合生活的学习

 

3. 学习工具的从属性

此外,SXSW教育大会还展出了一些辅助老师教学的教具。他们的共同点都是以老师为主、开放式结局,涉及到动手和创造。这个趋势越来越明显,在美国的一些著名的高校中,对结合科技的创意教学也越来越重视。即使在《The Art of Critical Making》罗德岛设计学院的创新设计论中也出现了对美国STEAM教育的评论:生活在不同时代的人类所需要的技能是不一样的,这个时代对科技的需求也是从未有过的。不过在教育领域中,科技是一个教学工具,我们需要做到的是如何用他们辅助人,而不是被他们所主宰。心中有人在,才能服务人。

 RIGAMAJIG教育 1:1组装教具

RIGAMAJIG教育 1:1组装教具

 XOXO教具

XOXO教具

 

4. 学习与现实的连接

最后想讲的是Professor Mimi Ito所提出的连接式学习Connected Learning。Professor Mimi Ito 是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的教授,她的主要研究兴趣在于年轻人如何使用媒体科技 (Young people's use of media technology)。所谓连接式学习就是将个人兴趣,通过一些现实中的平台、资源得以延展发展,并获得职业,学术上的成就和机会。她当时举了个例子:一个来自于普通家庭的17岁小女孩Clarissa热爱写小说,偶然间参与了个互动性的在线小说平台,于是就积极的和平台上的其他人开始交流起来,不断和里面的大神们切磋学习。在平台上的交流激发了她的热爱,最后由于优秀的写作能力,申请大学的时候被两所很优秀的大学录取。

如果说互联网在教育里面解决的是内容分发渠道问题,那么任何一个学生都会有机会接触到世界上最好的内容资源和各行业的前辈。同时,互联网提供的不仅仅是资源,更多的还有机会,和“现实”社会接触的窗口。如此想来,任何一个有接触互联网的小孩,只要他们有合理的兴趣,有合适的辅助,在一个活跃的社区里便可以实现自己的学习闭环“学习-练习-产出”,实现从菜鸟到长老的进化,并且有助于他们在现实社会的发展。可以想象一个山区的孩子热爱写作而通过网络可以成长为畅销小说作家吗?

图片 1.png

 

创客说到底只是万千形式之一,未来的学习和教育还是要回归到人和生活。这样的话,会不会有更多的梦想被发现、被实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