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未来教育:带你探索斯坦福大学非凡的教育创新

原文刊登于《大学生》杂志 腾讯教育 2016-01-05

 

 

1.png

只有不断的创新,才能适应这不断变化的世界。 

作为一所世界闻名的百年名校,斯坦福大学更是不断在探索未来学习的形态和自己未来的方向。 

 

缘起@Stanford

而这一切的缘起,是因为在线学习的迅猛来袭。在2012年4月的时候,也是我即将来到斯坦福读书的时候,Coursera一个免费提供世界名校课程的初创公司诞生了。

Coursera是由斯坦福的两名CS教授Daphne Koller和Andrew Ng创办的。创办的初期,Daphne在TED Talk上表示为了应对居高不下的教育花费和对好内容的广大的需求,“So we formed Coursera whose goal is to take the best courses from the best instructors at the best universities and provided it to everyone around the world for free(我们创立了Coursera,她的使命是把来自于最顶尖大学的最顶尖老师的最好的课程,提供给全世界,免费)。

Coursera带动了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的迅猛发展期,仿佛一瞬间世界上最好的内容学习都免费公开了!

试想一下,在这个星移斗转变化莫测的时代里,你作为一个还在收着不菲学费的学校,在即将到来的“教育新时代”里又该何去何从?

作为斯坦福教育学院Learning, Design, and Technology教育科技项目的学生,我是目睹了、经历了整个斯坦福、硅谷MOOC的潮起潮落。任何时候,当一个新生事物出现的时候,大家最开始都是雾里看花,多一些感性的冲动,又少一些理性的分析。所以斯坦福著名的创新学院d.school决定对未来教育形态的探索,并且重新思考一下:何为“学校”?何为“学校的使命”?何为“校园”?于是,应运而生,d.school开启了长达一年的探索学习课程,这门课叫做@Stanford/Stanford 2025 Project。

 

 斯坦福曾经的Meyer Library,如今已被拆除

斯坦福曾经的Meyer Library,如今已被拆除

 

探索@Stanford

@Stanford可以说是一门超重量级的课程。IDEO和d.school的创始人David Kelley和Mohr Davidow Ventures基金的合伙人Jon Feiber,还有d.school的大量老师来带领@Stanford这门对斯坦福未来的探索课,大胆设想2025年时候的斯坦福。

d.school最著名的就是Design Thinking这套理论,说是理论,不如说是“以人为本”的灵魂和一些对未知、不确定情况的分析研究方法,共是5个步骤:Empathize, Define, Ideate, Prototype, and Test/共感,定义,灵思,原型,测试。

作为d.school经验丰富的学生,我认为@Stanford这门长达一年的课是有史以来最重视的一个,因为我们一共花了整整一个学期来完成Empahtize/共感这第一步。

对探索过程的注重自然能换来来过程所能给予的:我们从讨论到采访,从采访到深入讨论,从个人思考到集体交流;最开始我们集中在斯坦福校园内,见到同学就上前询问他们为何喜欢斯坦福,到后来打电话给Google的HR询问他们喜欢录用什么样的人才,再到远飞东岸纽约,路头采访Time Square时代广场上吹萨克斯的卖艺大叔,在星巴克里买咖啡时偶遇的法学院学生,参观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总部和记者进行交流,还有就是围追堵截百老汇演出结束后出来的演员们……

我们和众多上学中的、上过学的、和学校有着直接关系的人、和学校没有什么关系纯粹靠个人才能生活的各式各样的人进行了关于学校、以及学校以外更广泛的交流。

 参观纽约的美术学院学生的毕业展

参观纽约的美术学院学生的毕业展

 等待Broadway百老汇演员离场

等待Broadway百老汇演员离场

在过程中,我们渐渐认识到,其实大家对大学的需求远远不是几节课的事情,是校园承载了更多更深层次人的意义—所以互联网的线上虚拟学习和实体的线下校园完全不仅不是冲突的关系,反而可以很好的互补!建立在这个理解之上,我们更深层次的了解到大学最重要的是提供非凡的体验,供这里的一群人一起学习、一起经历,和一起成长。 

那么这个问题变成了,我们怎么设计斯坦福的整体体验才能更好的满足未来学生的需求呢?于是我们从专业知识Expertise、空间 Campus space、认证 Accreditation、成熟 Coming to age、未来图书馆 Future library、Residential Education 住民教育等等小主题进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和畅想。我们小组的主题是Residential Education 住民教育和成熟 Coming to age所交汇的"Reimaging the future of learning/living on campus/再畅想未来校园的生活学习体验”。

试想17、18岁的学生刚来到学校,青涩懵懂,对人生充满兴奋和幻想,但也不乏迷。在每日的学习奔波中很容易焦躁,但又害怕自己的压力导致一些不可预知的后果,所以为什么不在宿舍/校园里给学生一块安全之地,他们可以放松下来,在有人辅助的情况下细细的考虑方向呢?我们对这样的空间的色彩、光线、温度、声音、装饰、空气流通、以及小动物都进行了设计,并配合“Meditation冥想”这样的引导性自我反思活动来帮助学生进入自己的内心世界。

 游牧宿舍的原型尝试

游牧宿舍的原型尝试

 

同时我们也尝试了“游牧宿舍”的想法,未来的学校我们的宿舍都是可以自己随便到处居住的,想必这样的变化也会让我们对学习和生活有着不一样的看法。

为了试验,我们在斯坦福校园里一个干枯的Lake Lagunita边缘搭建了帐篷、租好了睡袋,在一个火堆前取暖。说做一些什么事情,于是7个人在半夜时分在干枯的草上铺上了垫子摆成一个圈,纷纷仰望星空,倾听宇宙的声音。漫漫黑夜吞噬不了闪闪星河,刺骨的寒风也抵挡不出倾吐内心的热情。我们一个人一个人的表露心声,分享着“我最害怕的是……”“我最希望……”,当一个人说完的时候,其它所有人说,“我听到了,谢谢分享”。

在这样一个悬空的世界里,并没有太多刻意布置、却有着最真诚的对白。也许事后参加的每一个人在心底都会有那么一个暖暖的符号,而这难道不是学校能给予每个学生最宝贵的财富之一吗?

 夜空中斯坦福校园和我们的帐篷

夜空中斯坦福校园和我们的帐篷

 

汇总@Stanford

以上仅仅是我们一组的探索,当老师们把所有的研究、记录、思考汇总的时候,我们便有了下面的这四个大的主题。分别是: 

1. 开环大学 Open Loop University - 大学不再是固定连续的4年,而是一生中任何时间加起来的6年,可以随时离开可以随时回来;同时有有经验成功的校友在帮助和指引刚刚走上职场的新人。“Now Stnaford isn’t just a time in your life, it’s a life time” 所以斯坦福不再是人生中的一小段时间,而是伴随你一生。 

  开环大学的曾经vs.现在 

开环大学的曾经vs.现在 

 

学生在刚刚成年的时候就要接受四年的大学教育 vs. 学生一生中都充盈着学习机会

  • 18-22岁的四年时光 vs. 一生中的任何6年时光
  • 正式学习只发生在教室里 vs. 知识来自于教室和实践
  • 毕业后就很难再接触到学术环境 vs. 有经验的成年人可以重返校园改变职业
  • 学生18岁以前就要证明自己有能力 vs. 学生来自各个年龄层
  • 校友仅仅是特定活动偶尔回来 vs. 作为专家返校的校友助推学习体验、增添校园生活
 不是所有的牛油果8天内就成熟,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在18岁的时候准备去上大学呢?——开环大学概念海报

不是所有的牛油果8天内就成熟,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在18岁的时候准备去上大学呢?——开环大学概念海报

2. 自适应教育 Paced Education - 学习不再是工业革命思路下的按部就班的大一、大二……而是根据每个人的喜好,进行三个6-18个月阶段的学习"Calibration, Elevate, Activate/精确衡量,提升,启动”。在精确衡量阶段学生要完成两件事情:大范围的尝试小而美的课程,发现自己的兴趣;观察自己是如何学习的;在提升阶段精准一件事情深挖;在启动阶段要步入实际考验。 

  自适应教育曾经vs.现在 

自适应教育曾经vs.现在 

 

结构化的、固定学期制的四年学习 vs. 个性化的、自适应的可调控的三个学习阶段

  • 四年时光,大一-大四 vs. 6年时光,三个阶段:精确衡量、提升和启动
  • 先入为主有明确划分的教学空间 vs. 学生教授一起创建的新型互动学习空间
  • 长度为10周的课程标准 vs. 专为精确衡量提供的小而美体验课

同时学生要找到自己的“个人导师团”-比如有人启发学术研究,有人指导职业发展,心灵导师等等。 

3. Axis Flip 翻转构建-斯坦福将技能学习翻转成了基础。大学将不再会按照具体的学科来构建楼房空间,而是会按照具体技能来构建学习中心 Teaching hubs,比如科学分析、定量逻辑、社会化学习、审美阐释、创造性自信心、交流效果。不同背景的老师、学者来到学习中心,进行跨领域的合作和教学。于此同时,学生们的简历也会发生变化,不再是他们曾经做过什么,而是展示出他们的技能点。 

  翻转构建曾经vs.现在 

翻转构建曾经vs.现在 

 

一个学科里的知识学习是毕业第一标准,技能培养是第二位的 vs. 技能学习为基础

  • 本科教育是由学科主题组织的 vs. 本科教育中的技能学习转变为基础
  • 学校是由固定学科系组织的 vs. 由院长组织的能力学习中心构成
  • 简历和成绩单是来展示聪颖程度 vs. “技能打印”交流更多的能力和潜力

 

4. Purpose Learning 目的性学习-学生将在线学习基本知识,然后从具有挑战性的实际项目中学习更多。要想从斯坦福毕业不仅仅有学术标准,会哪些知识、技能,还有“影响力”要求。斯坦福将在世界各地建立全球影响力实验室,从而学生、教授、和当地人可以联手去合作挑战难题。”Purpose learning requires students to gain mastery with meaning, and from that point on, Stanford students were known for declaring missions, not majors.” 目的性学习需要学生不仅仅精通知识技能,还要有意义,之后,斯坦福的学生将以发起挑战任务为首,而不是仅仅选择自己的专业。 

  目的性学习曾经vs.现在 

目的性学习曾经vs.现在 

 

学生选择专业后,将自己的学习局限在具体的要求标准上 vs. 学生以想做的项目为首,将自己的学习融合进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去

  • 学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选择自己的专业 vs. 学生通过学习和做项目来实现意义和影响
  • 很多校友在从事和自己专业无关的工作 vs. 校友选择一个任务来指导自己的职业发展
  • 学生在人生比较后期才开始从事社会工作 vs. 全球影响力实验室将提供科研和实际结合的平台

 

总结@Stanford

Stanford 2025这个项目和@Stanford的课程学习让同样作为学生的我思考了更多关于教育方面的创新,以上的总结更是思考结果的结晶。而然,创新和改变是需要时间和过程的,也许这可以是Stanford 2025,也可能是Stanford 2100, 然而是否一定要变成这个样子,并不重要。Funture is reinventing itself 未来在创造未来,而我们需要的则是对这个时代的思考,对这个时代价值的理解,和对人本身的关怀。只要加上一点点想象力、自信心、审美和专业的态度,我们则可以通过教育为未来的自己带来无价的幸福、美丽和希望。 

文章原载于《大学生》,部分图片来自于:http://www.stanford2025.com